中国农业生态环境网
当前位置:

中国农业生态环境首页> 专家论坛 >正文

【专访.何鸣鸿】科学基金助推农业科技创新发展!
  • 2017-6-19
  • 来源:农业环境科学
  • 字号【
  • 浏览量:
分享到:

【导读】我们是依靠科学家,发挥导向作用,坚持自由探索。导向作用不能代替科学家的思想,创新的科学思想是靠一线科学家来进行... 农业是我们的重点领域之一,农业上的问题,既要知识,又要技巧。其实做农业有很多科学问题,都是从实践中来。我们希望科技有根,能顶天也能立地....

今天专访 — 何鸣鸿

 

何鸣鸿:博士研究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

 

观  点

 

何鸣鸿:我们是依靠科学家,发挥导向作用,坚持自由探索。导向作用不能代替科学家的思想,创新的科学思想是靠一线科学家来进行... 

 

农业是我们的重点领域之一,农业上的问题,既要知识,又要技巧。其实做农业有很多科学问题,都是从实践中来。我们希望科技有根,能顶天也能立地.... 

 

访  谈

 

 

▼ 问:您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每年的项目有很多?目前我们是怎样的一种模式来进行项目资助呢? 

 

何鸣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基础研究,培养科技人才,是我们国家资助基础研究的主渠道之一。基金资助是一个系统,有多种相互补充的项目类型,逐渐形成和发展了包括探索、人才、工具、融合四大系列组成的资助格局。探索系列主要包括面上项目、重点项目、应急管理项目等;人才系列主要包括青年科学基金、地区科学基金、优秀青年科学基金、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海外及港澳优秀学者项目、外国青年学者研究基金等;工具系列主要包括国家重大科研仪器研制项目、相关基础数据与共享资源平台建设等;融合系列主要包括重大项目、重大研究计划、联合基金项目、国际(地区)合作研究项目、基础科学中心项目等,每类项目的定位和资助规模有所不同。

 

基金委着眼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全局,统筹实施各类项目资助计划,不断增强资助计划的系统性和协同性,推动我们国家基础研究创新环境的不断优化

 

我们每年大约资助4万左右的项目,竞争比较激烈,也都是高水平的竞争,今年已经收到近19万份项目申请。基金资助项目更多地讲的是科技创新,紧密瞄准科学前沿、围绕国家战略需求,考虑国际上的影响,关注科技创新对社会进步和经济发展的贡献,同时培养和支持了一批高水平的科技人才,这也是我们国家实施人才强国战略的重要财富。

 

 

▼ 问:应该说基金委为我们国家科技创新发展起到很重要的助推作用,您觉得这其中基金委发挥的最核心作用或者说体现出的意义是什么?

 

何鸣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起到了支持源头创新的作用。我们要求要有比较高的科技创新能力和创新水平,支持科学家敢于探索,大胆创新。第一个螃蟹我们敢摸敢碰,这是基金委最大的成效。同时我们重视推动学科交叉和集成研究,对重要的方向及时部署重点、重大项目、重大研究计划,积极促进学科交叉融合和集群性创新。

 

再一个作用就是科技人才培养。基金建立了比较完整的科技人才培养资助链,包括从青年科学基金到创新研究群体的资助。特别是对年轻人的支持,他们刚从学校出来,本身接受过良好的科研训练,但缺乏实际经验和科学积累,申请项目比较难。那么青年科学基金就给青年人才第一桶金,支持认真设计和具有创新性的研究。往往很多人才成名、成为学术带头人之后,总忘不了这第一桶金。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自己的科学实践,深入了自己的研究和发展。

 

所以,你如果问最核心的作用或者意义,我觉得应该就是科技源头的创新和科技人才的培养。

 

 

▼ 问:科技源头的创新,这体现出了您刚才所讲“科学基金是我们国家资助基础研究主渠道之一”的实际作用?那么对于基础研究的主要成果如何界定?基金资助绩效的评价又是如何进行呢?

 

何鸣鸿是的。基础研究的主要成果之一是知识产出和传播应用,这里不能简单地说就是发表论文,我们更注重实质性的科技进步,重视项目研究过程产生的新思想、新理论、新方法、新知识,这不光丰富了科学体系,同时也对国家社会进步和经济建设提供了科技支撑。实际上,科研人员和基金委都非常关注社会和经济发展,特别是对农业、工程、医学、信息、管理等一些应用性学科, 许多科学问题来自于实践,研究成果也更加贴近实际,更容易延伸到应用。

 

所以我们的基金资助绩效的评价是综合性的,具有多个角度,不同项目可能会有不同的侧重点。我们在基金绩效评价中考虑一个指标,就是看科技成果的延伸和转化,但我们不是直接支持应用,而是强基础,重应用,看其转化过程的科技支撑。对很多研究,科学家又想顶天又想立地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往往一个新技术的转化应用是一个研究加上一个研究互相叠加起来,系统地解决多个制约问题,最后才会形成一个重要的应用。

 

 

▼ 问:对于基金委而言,我们要进行科技项目的资助,实际上这份“花钱”的工作也并不容易?科技项目资助会涉及到哪些方面的工作呢?

 

何鸣鸿这个问题非常现实,也很有挑战性。花好国家财政经费,用好管好纳税人的钱,有效地支持基础研究和科技创新,必须要认真下功夫。项目资助是基金委的核心工作之一,我们有一套完整的项目遴选、资助和管理系统,决策、执行、监督、咨询相互协调,在科技界具有比较高的认可度。

 

首先,把好立项关,依靠专家评审遴选出好项目,支持有前景的研究项目和有潜力的科技人才。科研人员也必须花功夫认真调研,选好题,构思好方案,写好申请,提高竞争能力。其次,基金委重视项目过程管理,既要尊重科学研究的规律,让科研人员和依托单位把主要精力放在科技创新上,同时也规范管理,对不同类型项目,管理过程会有所不同,主要包括定期报告、中期检查交流、结题验收、后期管理等环节。这里一是在实施过程中适时跟踪,关注所产生的重要研究成果,推动知识传播及其应用;二是建立一定的激励和“压力”,避免少数人不认真研究。应该说,绝大多数依托单位和科研人员都认真负责,在项目实施、经费管理和成果转化应用方面,依托单位发挥了最直接的管理作用,项目负责人履行最关键的组织实施和经费使用责任。此外, 基金委高度重视科学道德建设和经费监管,具有专门的科学道德建设管理体系和经费抽查审计机制,一直秉持着“零容忍”的态度查处科研不端行为。

 

 

▼ 问:我们如何来确保科学基金的制度优势和科技优势?

 

何鸣鸿科学基金制是国际上通用的科研经费配置方式,也是我们基金委项目资助的管理优势,在科技界具有良好口碑。我们是依靠科学家,确定和遴选优秀项目。基金开展战略规划,确定重点发展方向和学科布局,积极推动学科交叉和战略集成,在资助工作中积极发挥导向作用,但导向作用不能代替科学家的思想,科学的思想是靠一线科学家来进行。战略规划的领域往往是得到多数专家共识认可,是比较成熟、能够预见到可能的突破方向。在科技创新链中,还有很多东西,开始谁也没有想到的,就是带有创新性和颠覆性的研究,包括像阿里巴巴,共享单车等,这里面就产生很多科学问题和商业模式问题。科学研究无止境,往往就是一个科学问题的解决,又带来许多新的科学问题,使人脑洞大开,不断拓展研究领域。这里面科学问题在叠加,成果不断丰富,最后才能实现应用。

 

 

▼ 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在农业领域,占的比重有多大呢?

 

何鸣鸿农业是一个大领域,涉及许多学科,目前科学基金资助项目还是挺多的。例如,在生命科学部有农业学科,专门支持农业方面的项目申请;在食品科学领域,有涉及食品营养和农产品贮存、加工等;其他生命领域还有分子遗传学、种质资源、畜牧、果树等;在工程、化学、信息和管理领域,有肥料、抗病虫、环境生态、土壤与种植、农田水利、节水与保水、农业设施、材料应用、信息技术等;在管理科学,有城镇发展、农村政策与管理、农产品商业模式等,应该说很多学科都涉及到农业问题,研究面是非常宽阔的。

 

 

▼ 问:农业领域,涉及到的实际问题会更多,您说农业中很多科学问题,都是从实践中来?

 

何鸣鸿是的。农业是我们的重点领域之一,农业上的问题,既要知识,又要技巧。其实做农业有很多学问,许多科学问题都是从实践中来。我们希望科技有根,能顶天也能立地。农业科技发展既有非常基础的纯理论机理性研究,具有很强的前瞻前沿性,比如包括分子机制等,同时还有大量的研究课题密切结合农业发展的战略需求,从农业实践中凝练关键科学问题,反过来研究成果可以对农业实践产生指导作用,比如精准农业、优质养殖等问题。此外,农业有比较强的区域特点,例如干旱半干旱地区的农业发展不一样,环境和生态因素带来了很多科学发展和技术创新问题,这些都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

 

我们推动农业科技创新,也高度重视农业科技人才发展。我们还有一个地区科学基金,支持内蒙、新疆、西藏、宁夏、甘肃、广西、贵州、云南等地区科研人员开展创新性的科学研究,培养和扶持该地区的科学技术人员,其中有许多富有区域特点的农牧业和生态环境研究,这种把科技人才和研究成果留在当地,对农业科技的区域创新发展也起到了积极的促进和保障作用。

 

 

▼ 问:您此行奈曼旗是为了考察科技扶贫?

 

何鸣鸿是的,最主要来看科技扶贫效果,到扶贫点基层开展实地调研,同时也是科技活动周的内容之一,对科技扶贫进行总结宣传。我们国家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还有一些地区发展滞后。党中央、国务院全面掌握各地贫困状况,对收入比较低,达不到基本标准的,确定为贫困地区、贫困人口等,在整体上对扶贫工作做出战略部署,让各个省市或者富裕的地方或者党和国家机关分担贫困地区的帮扶工作。奈曼旗是基金委的定点扶贫县点,是国务院交给基金委的任务,也是我们的责任。

 

 

▼ 问:我看到您一路调研走访奈曼旗的大多地方都涉及到农业,我知道自然科学基金委对奈曼旗的扶贫工作已经进行了十几年,您对科技扶贫的效果有何感想呢?

 

 

何鸣鸿是的。我们对奈曼旗扶贫已经十五年了。看到这十多年来奈曼旗的变化、农户们的变化、孩子们的发展,我心里真的挺开心。奈曼旗地处内蒙古干旱、半干旱地区,以农业为主,有不少沙地,农田收成收入比较低;它比邻东北,冬季寒冷,经济作物种植和畜牧养殖比较困难,扶贫任务还是比较重的。我们结合当地情况,开展针对性扶贫工作,主要是派干部挂职帮扶,每年资助一批扶贫项目,实施科技扶贫、精准扶贫,有所侧重地发挥有限资源的作用。

 

 

 

奈曼旗农户

 

奈曼旗产业还不强,是其经济支撑和区域性脱贫的短板之一。要形成更大面的脱贫效果, 有一个很关键的叫做规模效应。好比科技引领,调整经济结构,推行新的经济作物种植、选用新的优质种苗或养殖业等,有时农户在开始没有掌握技术时,不敢不愿冒技术和市场经济风险,所以我们会想法给予前期支持,通过集体引导和部分示范农户的先行先试,以发展实效来推动农户之间的互动,带动周边农户,形成区域化和带动性,这就是规模效应。

 

你刚才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就是这个扶贫的钱给谁了?我们有的项目是帮扶产业,支持集体经济发展,例如蒙中药种植、基础母牛养殖等, 在前期给予了资助。对这些以企业或者合作社运作模式而创建的产业,我们进行资助的考察角度,首先要看科技含量和它对扶贫的带动作用,不是看这个产业能赚多少钱,要评判的是它带动了多少贫困户,如果一家贫困户来一个人员就业,那么实际就解决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收入来源问题,同时我们还要看它的扩散性和持续性”,就是这种产业模式是否可以把这个区域一家一户农民串连起来,例如,优质种苗是否带动多家农户的种植,基础母牛是否给其他农户养殖,能否带动多个家庭的脱贫致富,能否建立具有一定覆盖面和较长时期的扶贫“造血”功能。

 

 

▼ 问:未来我们科学基金的规划或者说今后的一个战略发展是怎样的呢?  

 

 

何鸣鸿一是对一些重要的领域,依靠专家开展战略研究,遴选重要的发展方向,发挥导向作用,及时部署和支持重点、重大研究计划等项目。二是对很多研究,依靠申请人的深入调研和积累自由选题,留有足够的自主创新空间。三是重视多学科交叉融合,促进综合性创新。四是深化国际合作,拓展实质性的合作研究。五是加强科研仪器研制,以新的“工具”手段推动科学研究的原始创新,等等。

 

对农业领域,我不是农业专家,很难具体列举和点评,但从基金委整个结构来说,会像其他科技领域一样,把农业作为一个前沿的领域,无论是规划还是实际资助,都是重头戏之一。例如,农村、农业、农民“三农”问题是重要的科技领域,既有专业性的前沿研究,也有许多管理和政策研究。

 

此外,我们对不同学科会考虑该学科的发展特点。那么对于农业领域,我觉得更应该宽容和需要持续长远的规划发展。比如对我们实施的扶贫基金,就是要考虑对今后布局产生带动作用,对扶贫地区产业结构调整产生促进作用,要考虑到5-10年能持续带来的效果和作用。

 

 

▼ 问:您对我们国家未来的科技发展有何期待呢? 

 

何鸣鸿充满信心和希望,期待更大的创新。以积极乐观的心态期盼国家强盛、人民富裕,科技创新能力不断提升,高水平科技人才队伍更加宏大,创新性研究成果更加丰富,支撑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的科技基础更加坚实有力。中国创新的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在更多科技领域能发挥重要的引领作用,包括农业科技领域。目前,中国已经有很好的科技创新和经济基础,相信这些愿景会很快、很好地实现。

 

...............................


以上访谈感谢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何鸣鸿!!

 

农环订阅微平台出品

 

分享到:
0 条评论,0 人参与。
0
图片无法显示

以游客身份登录

昵称
中国农业生态环境网
  • 浏览排行
中国农业生态环境网